当前位置:主页 > 奇亿时尚动态 >

蛙鸣声声静入梦

初夏的黄昏,西蜀农家特有的山村交响乐,此起彼落。夕阳把稀释的余晖洒在山岭上,田野里,给树木禾镀上了一层金色的霞光。晚风轻轻的吹着,玉米叶子柔柔地摩擦,发出沙沙的声响。白墙青瓦红柱头的西蜀民居,屋顶上漫出袅袅的白色炊烟。
 
我坐在石磨边的小凳子上,翻开的书和作业本,平放在磨盘上。夕阳慢慢地消失在西边天际,作业也相继完成。将书和作业本收在书包里,闭上眼睛,接受晚风的吹拂,陶醉在山村天然的音乐之中。
 
背后厨房里传来妈妈洗米、淘菜、砍红苕的响声,还不时伴随着清婉的巴蜀民歌。左边的小山坡上,带着一群小鸡仔的老母鸡。在草棵间,树丛里优哉游哉的抓小虫、啄青草,忙碌了一整天。这时咯咯咯的叫作,领着它的儿女们,进入了自己鸡窝。小鸡子在老母鸡的羽翼下,挤挤靠靠,叽叽嚓嚓的轻轻聊着,似乎在交流捕食经验。
 
在右边的田坝里寻找食物,为生存忙活了一天的鸭子。它们嘎嘎的叫作,不时扑腾着翅膀,摇摇摆摆地在田间小径急急忙忙走着。他们回到自己的鸭圈面前,并不进去休息。而是鸭嘴不停的嘎嘎叫着,似乎在告诉主人,它们回来了。它们和鸡不一样,它们能吃能睡,消化力强劲,它们在等着晚餐。这时,妈妈端着一个掉了搪瓷的洗脸盆,里面装了些剁粹的青草叶子,混了一点点糠麸之类的东些,放在那些鸭子面前。它们从来不挑食,很快就抢着把盆里东西吃了个精光。这才满意的展展翅膀,申申脖子,蹒跚着走进自己的鸭圈里。
 
猪牛圈是连在一起的,猪圈是用木头做成的,架在粪坑上面,那头猪在里面的叫着,不时用前爪刨着猪圈板,发出哐哐的声响。猪其实不笨,它听见鸭子已经吃过晚餐了,傍边的老黄牛趴在地上,嘴不停的咀嚼着,呲呲的反刍。它等不及了,就用各种办法发出声响,提醒主人,它也想吃晚饭了。
 
渐渐地,夕阳彻底隐没在了西边的天际。左边旱地里玉米开始变黑的胡须,已经模模糊糊。风仍轻轻的吹着,可能是看不真切的原因吧,玉米叶子互相摩擦的沙沙声,显得更加清晰。右边稻田里的水稻,正在杨花。在稻花间忙碌了一整天的蜜蜂,早就回巢休息了。它们振动翅膀的嗡嗡声,在夜幕降临前,已经默默消失。前面那片枣树林,被微风轻拂,时而有半生不熟的枣,被风吹落,掉落地上,发出噗噗的轻响。
 
晚饭后,我拧着一盏用废旧蓝墨水瓶做成的煤油灯,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。把灯放在古旧的书桌上,脱掉衣服,吹灭油灯。默默躺在床上,静静回味这一天的学习与生活。
 
山村空气清新,水灵灵的,带着甜甜的乡土气息。田坝里的青蛙,呱呱的叫着。不知道是青蛙的大小呢,还是性别的关系。它们呱呱的叫声,有的显得尖细,而有的又显得粗豪。每次临下大雨前,还能听见石崖里那些癞蛤蟆的叫声,那是最难听,显得沉闷而恐怖。
 
田野里稻花的淡淡清香,穿透漏风的墙壁,送到我的鼻端。偶尔还有枣被风吹落,掉在房顶上,噗噜噜在青瓦上滚动的声音。我静静的趟着,听着田野里各种青蛙的合奏。稻花的清香与青蛙的鸣唱,送我渐渐进入甜蜜的梦乡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